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


    “刘总,你有话对着我说,发脾气也冲着我。”她就差张开手臂,一副老鹰捉小鸡里母子保护孩子的姿态。

    她这么一冲,两方的人还稍微愣了一下,好半天,冷斯城回头说,“你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啊。我们不是在争多少钱吗?”刚她听到了,什么“八千”,“七千”之类的,不是在说八千万还是七千万吗?

    细细一想,这个价格,对于现在的公司来说,可能百分之一的股份都买不到。既然是来谈股份,不可能会计较这些的,就算是尾款,也不会在这一千万上较真。

    “是在争多少钱,但是我们是在说这酒的价格。”冷斯城有点无语,指着桌上的一瓶酒解释,“这酒今年刚上的拍卖会,一件八千万。至于生意,我们还在谈。”

    顾青青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这两个人刚刚在争论了半天,就是在说这个年份的酒是什么价格?

    那个中年男人还笑:“这酒不是轻易能喝到的。既然你老婆来了,而且她还迟到,那肯定得罚酒三杯。”

    这是长辈,又是顾青青自己迟到理亏,她有点理亏。这些年过去,她也不是当初那个一杯倒的白丁了,谈生意,哪能没有推杯换盏的时候。当然,如果她每次出去谈生意,都打着“冷太太”的旗号,也许对方会放她一马,但她不愿意一辈子靠着丈夫的名声过日子,总是多多少少练出来一点的。

    只是,这可是52度的白酒……

    顾青青刚一犹豫,那边冷斯城倒了满满一杯,就要替她喝下。

    杯子刚刚送到嘴边,还没喝呢,那边顾青青立马抢了过去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就毫不迟疑的一仰头喝了。之后她立马拿起酒杯倒了第二杯,又一口喝掉。接着又是第三杯。

    几杯酒下去,周围的人一片安静。安静之后又是哄笑大笑:“真没没想到,原来冷太太还是个女中豪杰。”

    冷斯城有点疑惑又有点担忧的看她,顾青青倒是镇定自若。陈年的老酒,有一种近乎于琥珀般粘稠的浓郁,酒精没有新酒一开篇那么浓烈,并不辣喉,相反,长时间的发酵还将一部分酒精转化为了糖,并不醉人,有一种甜丝丝的滋味。

    对方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一到商量东西,推杯换盏的时候,他们故意给冷斯城敬酒。顾青青为了保护“病人”,总是自己先抢过来。

    又是一杯一饮而尽,不只冷斯城,整个屋子的人都安静了。所有的人盯着顾青青看,她脸色微红,眼睛还算清明,只是表情里多了那么一抹的视死如归。对面的大佬都震惊了,拿着酒瓶说:“如果冷太太能把喝了这一杯,那价格就按照你们开的订。”

    他刚说着,酒杯一拿,里面已经空了。他晃了两下,确定里面已经没有酒了。顾青青手撑着桌子,努力保持着镇定:“刘老板,你刚刚说的话,可不能不算。”
上一页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