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她抱他抱得更紧,恨不得整个人都揉进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冷斯城看到她整颗脑袋蹭到他的胸口,头发就这样披散开,好像遇到了什么很痛苦很害怕的事情,还有点奇怪。她平常从来不这样,从前她还柔弱的时候,两个人关系并不好。当两个人关系好了,她已经开始学着坚强。他从来没有看到她如此虚弱,还以为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重大的困难。

    越是这么想,他就越是不敢说什么。顾青青一直自尊心极强,她不说,他也不好问。甚至现在连动都不敢动,只想着待会儿悄悄去问别人看看她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可他越是这样什么都不做,顾青青就越担心。两人这样维持了这样的姿势好久,直到隔壁小家伙蹦蹦跳跳回来的声音,顾青青才起身,声音有点哑:“我去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冷斯城抬头一看,她皱着眉头,看起来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。完了,看来这次的事情很严重。

    照顾完孩子,两人一起休息,虽然同样躺在一张被子下,同样的为对方担心,但是两个人什么都没说,背对着,甚至连重重的呼吸也不敢,就怕惊扰到了对方。

    第二天是周末,但是顾青青一大早就贼溜溜的出门了。她是打电话给程秘书的,要问冷斯城的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而冷斯城在看到她走了以后,自己也马上打电话给李悠悠:“你知道她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?比如身体方面,或者她的家人方面,或者工作。”

    李悠悠一头雾水:“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冷斯城皱着眉头,没等她再说,直接挂了电话,又立马打电话给徐仲续。劈头盖脸就问:“你们最近身体怎么样,是不是快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徐仲续此时正在喝水,听到这句话差点没一口水喷出去。顾青青至今没有和徐家相认,虽然在他们的不懈努力下,两边关系越来越亲近,他甚至也能偶尔带着小家伙回徐家去玩。他和李虹芮有病,顾青青也会让人送礼物过去,但她从没开口叫过一声“爸妈”。可是冷斯城这突然来的一句话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冷斯城一听这话中气十足,就知道这两老家伙活的好好的。他立马又问:“那顾青青是不是最近有去过医院,她身体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她身体不好吗?怎么回事?”一听这话,徐仲续顿时急了。

    冷斯城马上知道这也没事,又问:“是不是她之前那个便宜老妈和哥哥又找事了?”

    不然为什么把她气哭!

    徐仲续摇头:“怎么,那两个还敢找她麻烦?她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这边冷斯城已经“嘟嘟”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看来她都没事,那她怎么会这么难受,儿子不也挺好的吗?

    正想着,那边程秘书给他来电话了:“冷总,刚刚太太给我来电话,问我很多你的事情,还说你是不是得抑郁症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冷斯城一脸无语,什么抑郁症?他好好的好吗?但是,当程秘书说“太太觉得是她关心你不够,她想多弥补你,多陪陪你”的时候,他又改注意了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