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顾青青更是紧张,刚刚抽手的时候她情急之下用力过大,再加上昨晚上被冷斯城折腾的不轻,身上还疲乏的很,挣脱的时候没站稳,往后退了几步,现在只怕全场人的目光都汇集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我们是第一次见!”顾青青立即摇头,笑容有点儿尴尬。

    旁边,冷斯城的目光似乎越来越阴沉,唇角抿起的弧度,也渐渐加深——熟知他的品性的顾青青知道,这是他发怒的前兆!

    还想说些什么,旁边,陈文捷手臂一伸,搂住冷斯城的胳膊,柔软的身体紧紧贴在他的身上,好像在她这个正牌老婆面前宣誓自己的“主权”似的。脸上虽然挂着笑,美眸却上下扫了她好几眼:“冷总,不介绍介绍这位小姐吗?”

    冷斯城微微闭上眼眸,平静到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隔了一会儿,他才睁开眼瞳,声音更是冰冷至极:“没听见她说吗,一个陌生人罢了!”

    之后,他像是对她完全失去了兴趣,与人觥筹交错,谈性甚欢,却再也懒得多看她一眼。好像她是他眼前的一粒尘埃,别说费心思重视她,连看一眼都显得多余。

    随着冷斯城对她的“漠视”,场内其他的人也随之对她失去了兴趣。没人怀疑他们之间的关系,也没人猜到,她们刚刚嘴里那个即将下堂的冷斯城明媒正娶的太太,就在她们眼前!

    顾青青悄然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廊里空无一人,显得清冷萧疏了许多。顾青青呼吸着清新的空气,胸口那股烦闷的气息也消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昨晚上冷斯城把她折腾的不轻,今天晚上又跑来谈合作。身上累,心也好像被捆上了石头丢进了河水里,一直静静的沉,沉,沉。

    自从三年前嫁入冷家,就好像被关在笼子里的鸟。不是那种被小心珍藏的金丝雀,只是一只被人厌恶的麻雀。

    刚刚那些人说的没错,自己根本“配不上”冷斯城。爸爸喝酒打牌,妈妈当人保姆,哥哥整天游手好闲。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情,自己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嫁给他吧?

    也许,他终有一天会厌恶了她,毫不留情的把她休掉,再去迎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。

    就算他不和她离婚,她也快要坚持不住了。他们俩的婚姻更像是一个笑话,她嫁给他以后一直在念书,根本没有收入,他也不准她出去工作。住的豪华吃的精致,却穷的像是一个乞丐。

    ——除了,每个月给她生活费的那天,他就会出现“临-幸”她一把,顺便留下一万的生活费。或是,每次哥哥闯祸,她打电话求他解决的时候,他会顺理成章的和她睡一晚,当成是“报酬”。

    晚上什么都没吃,可她却一点胃口也没有。胸口隐隐有些发酸,应该是胃液吧。她有胃病,每次吃事后药的副作用都很大。

    想去洗手间漱口,一拉开门,就看到了陈文捷!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