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念凉凉将薄乔衍送回了家,看着他泡了个热水澡出来,脸色红润已经恢复了精神的样子,也稍稍放心。

    薄乔衍的身体也是真好,湿淋淋的吹了一个小时的风,竟然一点事儿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怎么想到要回家去了?”

    之前因为担心他的情绪,没有想那么多,这会儿她才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“之前亦晨跟我说,他让我回去一趟,有事情要跟我谈。”

    念凉凉从来不是好糊弄的,别说薄乔衍从来不是这么听话的人了,而且这种敏感时期,回去谈什么?

    但她只是挑了一下眉梢,点头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刚转身走了两步,却被他拉着手腕拽了回去,一回头看见薄乔衍眼神中微带慌张:“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她有些好笑:“给你拿衣服啊。”

    薄乔衍这才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浴袍,呐呐的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念凉凉漫不经心的笑,拿眼睛意味深长的看他。

    看来他还有事情瞒着自己啊。

    打开衣柜的时候,她随口问了一句:“下午还出门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念凉凉回头看他:“还出门吗?”

    薄乔衍摇头。

    她勾了勾唇角,回头给他选了一套柔软的家居服,然后放到床上。

    “换吧,我去给绾绾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拿着手机出去了。

    原本想让向绾帮她请个假,谁知道下午正好没课了,向绾正准备回家呢。

    临挂电话之前,她随口问了一句:“我怎么最近没怎么见北沐白啊,他忙什么呢?”

    最近真是很少见北沐白了,以前这家伙总是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黏着向绾,可她回学校两天了,也没见北沐白来接送过。

    向绾随口一笑:“瞎忙吧,大概是忙工作。”

    念凉凉撇了撇嘴,笑道:“绾绾,你也别太不上心了,整天都不管他,人家好歹也是南城北少,多少女人盯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向绾一听这话忍不住笑了,难得开了句玩笑:“北少现在是除了我谁都看不上眼的阶段,等过了这段,我再上心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每次见了你就跟狗见了骨头一样恨不得扑上去……”

    向绾顿时捂了捂脸,叹息:“快闭嘴吧。”

    她笑嘻嘻的乐了一会儿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向绾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,呼出一口气,靠在车椅上。

    她不是念凉凉,她的直觉一向敏锐的吓人。

    最近这段时间,她能明显感觉到北沐白有些不对劲,但似乎又不是风流的老毛病犯了。

    念凉凉那边的事情就够乱的了,向绾不说是不想让她跟着心烦。

    向绾觉得自己大概是有些神经敏感了,勾了勾唇角,她将手机放下,系上安全带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三点的时候,薄亦晨一蹦两跳的回了家。

    刚进家门,就觉得佣人们的眼神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狐疑的皱了皱眉,在自己身上看了一圈,觉得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回到客厅的时候更是奇怪,一个人都没有!

    他随手将背包扔在一边,弯腰换鞋。

    厨房的门开了,薄元雅手里端着碗出来了,看见他先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